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讲述一个真实的中国】

 
 
 

日志

 
 

对话“陕西最具争议性官员”段先念  

2011-11-08 10:3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曲江的逻辑与秘密
——对话段先念
(西安市副市长、曲江新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陕西省文化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
访问人 黄志杰 访问地点 西安

 在西安,乃至于整个陕西,段先念是最具话题性的官员,甚至是唯一一个公众争议官员。
 在西安高新区任职期间的土地运作,奠定了段先念“城市运营商”代表者的底色,被评为“中国地产企业十大功勋人物”。
 2002年,他转任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地产+文化+旅游”的曲江模式由此登峰造极,西安市则将古城墙、大明宫、楼观台、临潼国家旅游度假区等分属各地的地块也划归曲江管理,陕西省甚至将西安之外的宝鸡市法门寺及周边地块也划归曲江管理。曲江管辖的126平方公里,有80多平方公里在曲江新区核心区之外,分布各地。
 曲江的资金和干部不断输出,项目投资规模从十亿元级,到百亿元级,再到千亿元级。“曲江”成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一面旗帜,成为少有的以“团队”、“品牌”自称的政府机构。
 段先念也由此成为中国独一无二的官员:管理最多“飞地”,身兼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省会城市副市长、省文化投资集团董事长。掌握西安文脉、大面积改变陕西文化遗址保护现状的同时,也站到了当地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话陕西最具争议官员 - 黄志杰 -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文化的“大哥”魔力
    《问》:我们注意到曲江出品的《大明宫》《法门寺》《大秦岭》这些纪录片,都是人文色彩比较浓的,比较精英化,电视剧《大秦帝国》第一部,也是比较偏向知识分子阶层,而不是类似张艺谋、冯小刚那种很大众化的产品。《大秦帝国》第一部是成功了,但是后面几部还不能下结论,像《法门寺》、《大明宫》《大秦岭》这类的投资有效益吗?
     段先念:这是比较深层次的问题:文化产业是如何获利的呢?
     很多人问曲江贡献GDP多少,我说不多,但我们的贡献是没办法用钱来衡量的。一个人的精神修养和文化素养与赚钱无关,一个城市的文化品位远远比经济地位重要,文化产业的贡献率无法用GDP来衡量,文化产业的发展也不应用GDP来衡量。
    《大明宫》、《法门寺》、《大秦岭》,这些纪录片都是央视播出。比如《大秦岭》花了四五百万元,卖给中央电视台,他们最多把成本给你,但这就是我们这一部《大秦岭》文化作品的产值吗?远远不是。播出之后,秦岭就火爆了,天气好的周末,人满为患,带动当地旅游,当地乡亲们致富了。
    我在高新区工作了8年,高新区的房价地价是西安最高的,曲江则是最低的。现在曲江是最高的,这不是因为我到曲江当管委会主任了,而是因为文化。曲江比高新区贵出来的那一部分,是不是算文化增加值?
    以前,西安在数字化描述中找不到自我。现在,西安人找到了文化的自信,不去跟别人比较GDP了,西安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自豪。
    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我们15个副省级城市放在一起比,因为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是财政收入、GDP、固定资产投资。人家一弄招商引资就几百亿,我们一弄几个亿,很没面子。
    现在我们自己不这么看待了,关键是外边人对我们也不这样看待了。举个例子,我出去开会,跟广州、深圳、青岛这些城市领导在一起,他们都有钱多了。可是东道主在敬酒时候,说“西安我们老大哥,先给你敬酒”,我说我们咋成老大哥了,我们无非是老嘛,大哥应该是广州、深圳,但大家说西安当之无愧是老大哥,因为有文化,这个让我很震惊。  
    常有人批判说:现在穷得只剩下钱了。这是对现实的反思。经济发展肯定会受到文化制约,如果说文化产业不能异军突起的话,我们就是个瘸子。
 
120亿的秘密

    《问》:文化体制改革后,政府、资本以及文化资源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
     段先念:地方政府是从婆婆变成阿姨,资本第一次处于主导地位,文化资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珍贵。现在大家都在抢资源。
 
    《问》:大明宫遗址公园投资120亿元,这里面投入收益的秘密是什么?
     段先念:大明宫区域总共是16.16平方公里,但遗址这块只有3.5公里。文化遗产要求周围要同步改造,120亿的投入把周围升值了,周围这些地都是曲江的。很多城市领导来西安考察,提出要见我,但其实我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如果其他城市领导像我们西安市的领导对我们这么大方,给这样的平台,把那些行政制约和体制性障碍都消除了,让他一心一意搞发展,我觉得也可以做到。
     比如,大明宫地区的社会稳定涉及三个区,非常复杂,假如把上访等社会问题都交给我们处理,我们就拖死了。我们的长处在于融资,在于招商引资,在于设计、建设,把它做成世界一流的项目。所以关键是政府要把利益机制处理好。
     对于西安文化产业,我的总结是三句话:“以遗产为内容进行创意,以旅游为目的板块发展,以曲江为核心向外辐射。” 今后西安市凡是文化遗产都会交给我们。市委市政府的这种发展思路已经明朗了。
      这是全国独一无二的行政创新,其他地方还是条块分割,我们西安这一点走的相对前一点。
 
曲江管委会是“城市文化运营商”
 《问》:现在看起来曲江模式还是城市运营的概念,有人说你是“地产市长”、“红顶商人”。你个人认为呢?
 段先念:好多人问,为什么西安会出现领先全国的曲江现象,我觉得是将我将过去城市运营经验用到了文化领域。
 但将我视为房地产商是错误的,房地产商运作的是一个一个项目,城市运营商是把这个城市的房地产项目和其他的市政设施配套,综合考虑,综合运作,综合运营。我现在是在进行文化运营,把各种资源,人力资源,政府资源,资本资源,银行资源,综合利用。我现在可以叫“城市文化运营商”,曲江新区管委会也是。
  过去,每个文化单位都没把自己的文化工作做好,这是体制机制的问题,一个项目,旅游局管,林业局管,文物局管,宗教局也管,条块分割很严重。大家都来分票,越分越惨,有了曲江这样一个城市文化运营商以后,大家利益都可以一块考虑,我统一来,你们退出来,我保证你们的利益。我们把这个基础大幅度的提升,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利益都比过去高了。过去他们任何一家不具备这个运营的条件。
 政府赋予我们这个职能,我们才能把各种资源,各种政府职能统筹考虑。这又是一种行政创新,文化改革改到后面,行政体制也要跟着改。

曲江能否复制
 《问》:曲江这种行政的创新,有没有可能推行到其他地方?我们现在感觉曲江模式一个是因为你之前运营城市的经验,更因为市委市政府2002年时对你的授权,这是源头。不是每个城市都有段先念,不是每个城市都有西安这样的领导。
 段先念:曲江模式不是因为有了段先念,而是因为西安的这种开发区的模式。
 西安是新旧分治,新区采用开发区模式。因为开发区模式,才有段先念,我这个人到了其他城市,就不会显得我有能力,连我自己也不认为我有这个能力。所以我觉得,曲江可以复制,前提是领导人设计一种能有效发挥人才价值的架构,或者行政资源的组合。就是要敢于善于打破权力的条块分割现象,把这一片的权力都授权给他。
 我们也经过了艰难的过程,过去两任西安市委书记都说过一句话:“我们要斩断一切伸向开发区的黑手”。现在回过头来看,好像有点过了,但是站在那个时候,不这样说不行。
 我们开发区是个什么概念,是非驴非马,是驴和马的杂交,是骡子,它没有政协人大,没有法院检察院,农村是由当地政府管的,社会事务都是由当地政府管,是一个纯粹的经济体,集中拥有市一级的经济权限。
 现在大家看到西安的变化,几个新区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因此现在说授权比较容易。拿雁塔区来讲,雁塔区本来是最大的区,结果西边给高新区划走一点,东边给曲江新区划走一点,东边给浐灞新区划走了一点,把它的2/3还多都划走了,就剩下50个平方公里核心区。再早之前,要是简单的划的话,一个街道办事处就让你没办法弄了。现在我们利益问题解决了,比如雁塔区,曲江来源其原境内的税收分他们一半,他们一年的税收是20亿,光我们给它贡献7、8个亿;他们要招商引资的任务,我也帮助他们完成,互通有无;还比如我们创造的GDP记在雁塔区下,我们做得越大,他的话语权就越大。这样雁塔区就会支持。
 
国家应考虑文化补偿

 《问》:曲江的项目拆迁都很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拆迁标准高,比如大明宫120亿投资,90亿投到拆迁上。你们是为速度而提高标准的吗?
 段先念:大明宫原来是棚户区,但补偿是全市最高的,当时也有领导说,即便按照房价最高区域曲江的标准,也就是五六十个亿,为什么要把标准突然拉这么高,这样其他区工作不好做。
 我当时说,你们光看见这一次补偿了,你没看到这个地方的群众,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现在,都没有外边人住得好。政府总是说这里是遗址,不许盖房子,不许打井,他们牺牲了几十年,保护了文化遗产。三口之家几个平方米,15平方米住三代人,其他地方人经历过吗?你们过的什么日子,他们过的什么日子?今天的补偿,是对他们几十年的补偿。这样一说大家都能理解了。这次拆迁,我们也把他们的社保问题全部解决了。
 就像我们说的生态补偿一样,这是一种文化补偿,这是应该的。
 比如大明宫如果按照原来样子继续下去,不可能说周围的都是高楼大厦,大家住成洋房了,我们还让这里的村民继续住棚户区,你看他们几十户用一个土厕所,一大早就要去排队,很可怜的。他们只能在遗址上去挖,挖地基,盖上二层、三层、四层,盖得越高,地基越来越深,遗址就破坏掉了,谁来负责呢?
 
这不是“政府公司化”
 
 《问》:我们注意到一些政府部门都不叫曲江管委会了,而叫“曲江团队”,这个概念让人感觉很类似于公司,有人说,这是不是政府公司化色彩太重了?为什么曲江做了这么多事情,对您有这么多争议,因为大家觉得段先念是副市长,就应该好好的当官,但他又做了很多城市运营这种企业干的事情。您对政府公司化,特别是曲江的角色,是怎样理解的?
 
 段先念:这不是政府公司化,我们是在用市场经济的思维、运作公司的理念,来运作曲江这个具有政府职能的一个事业单位。曲江是市政府派出机构,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这是我们成功的地方。
 政府和市场,政府和企业缺少中间人,我们这个环节既是政府和市场主体之间的缓冲器,又是个加速器。
 举个例子,按照原来的政府机构运作方式,一个企业你要办成一件事情,要盖多少个章,你就跑吧,往往跑下来就是一年,甚至两年。在我们这里,一个星期就好了,因为各部门把权力都授予了我们,我们一栋楼办公,一个章子管到底。这种制度恰好是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软环境。
 我们就是幼儿园的阿姨。政府就应该像幼儿园一样,等在企业旁边让它孵化,给它提供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他去成长。
 政府公司化的前提是什么?公司的第一个标准就是利润最大化,可是曲江管委会要做的是企业利润最大化,要我们所有的入驻企业利润最大化,我们自己不是最大化,我们自己是最小化。
 我们把我们的财政收入其中一部分不要回报地用到文化企业中去,去年就投入了2个亿,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去年省里同类扶持资金只有4000万,西安市是3000万。我们还有风险投资公司每年10亿风投,担保公司每年20亿担保,支持文化企业,这在全国所有的文化基地,文化园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些风投、担保公司都是用财政的钱成立的。
 所以,在曲江,文化产业金融环境是最好的,这显然不是一般公司能做到的。
 因此,我们把公司的思维应用到政府机构,但是我们并不像公司一样追求利润最大化。实际上,我们每年的城市增值收入全部返回给城市。
 他们说我是“红顶商人”,我现在还兼任陕西省文化投资集团董事长,这个董事长是省委认定的,让我在公司初期当董事长是为了让公司发展快一点,走向正规以后,我就会退出来。

陕文投步入正轨我就要退出
 
 《问》:陕西文化投资集团是一个正厅级单位,级别比曲江更高,一定要退出吗?
 段先念:要退出。因为它是个公司,我是官员。其实,这还是个体制的障碍,假如说这个公司没有级别,他就不能吸引那么多的优秀文化人才加盟,就失去了成立的意义——快速吸纳人才,带动全省的文化产业的发展。公司到各个地市发展,假如没有级别,能跟市长对话吗?没办法!
 所以,无论是公司级别,还是我个人担任董事长,都是为了发展的需要。这个事情的对错不能一概而论,我们一定要强调政企分开,但是事物总有一个发展周期。在某些特殊时期,政企不分反而能够提高效率,当然走上正规以后就应该改变了。
 
 《问》:为什么大家对政府公司化很反感,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把追求利润作为第一位,如果曲江让入区企业、让城市建设利益最大化,那么就区别开了。作为上级的西安市政府对曲江财政有没有上缴要求呢?
 段先念:你想,大明宫投资了120个亿,把城市提升了,几千亩地不收门票谁都可以去,这不是回馈于社会吗?曲江遗址公园我花了20个亿,没有围墙,如果作为企业会这么做吗?
 如果是企业,就一级一级要上交了,但西安市政府从不问我们要钱,我们每一年的财政都是要反馈给社会的。我们财政一结余,立马就给企业、纳税人了。
 大家就有误解,问曲江挣了这么多钱,跑哪儿去了?如果这个钱既没有上交,也没有私分,而是反馈给社会,我们就不是一个企业了。
 必须有公司的理念,否则我们不会有今天的成果。

“经济搭台,文化唱戏”
 
 《问》:谁应该是文化产业的主导者?
 段先念:懂经营、会管理的文化人,懂文化、善经营的企业家。像曲江的大型文化投资集团就是文化产业发展的主导机构。
 
 《问》:“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观念对很多地方影响持续深远,您怎么看待经济与文化的关系?
 段先念:没有文化的经济是愚蠢的经济,这种经济是不可以持续的。经济发展水平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基础,文化产业发展阶段制约着经济发展的方式,质量和速度。
  现在回头看,改革开放初期的万元户到哪去了?如果说我们把80年代的万元户现在去一个一个考察的话,发现可持续能力没有。只有文化和经济嫁接,融为一体,才能够可持续发展。
    曲江不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而是“经济搭台,文化唱戏”。(完)  

  评论这张
 
阅读(3550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