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讲述一个真实的中国】

 
 
 

日志

 
 

决策层的着眼点已然转变 及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  

2011-11-01 12:0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决策层的着眼点已然转变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

——访蒯大申

 

 

访问人:黄志杰

不管前面加了什么定语,如果最后还是落脚到“商”,那就是政府角色错位
全国文化事业费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一直在0.5%上下徘徊,即便占到国家财政总支出的1%,也只是占到GDP的0.01%左右
(正文)
    2011年3月,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在京成立。委员会由来自各文化机构39名专家组成,代表中国该领域理论研究的核心力量。
    曾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中就“文化体制改革研究问题”担任讲解人的蒯大申研究员,受聘为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日前,蒯大申就“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接受专访。
 
   改革要破解政商不分

   问:一些西安官员介绍说,“曲江模式”通过对周边地块的房地产开发来支持遗址保护滚动发展,于公共文化事业建设善莫大焉。比如大明宫遗址公园,虽然核心区收费,但也有免费的广场,而且加强了遗址保护。也有一些人对“曲江模式”表示不认同。如何看这一现象?
    蒯大申:这里有几个问题:首先,房地产开发的主体是谁?如果是政府,那么就是政企不分,政府角色错位,尽管所得一部分盈利用以公益性文化事业,但仍然不能改变政府角色错位的事实;其次,政府房地产开发所拿的土地是不是通过市场机制来的?如果不是,那么以政府为主体的这种商业开发就会形成对市场机制的破坏。第三,如果房地产开发的主体是政府背景的企业,我们还是要问,这个企业是通过什么方式拿的土地?是不是通过市场机制来的?如果不是,那么尽管开发主体是企业,还是会造成对市场机制的破坏。
    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不能成为政府干预微观经济运行的理由,也不能成为企业破坏市场机制的理由。在现实中,有很多类似的案例,政府真正感兴趣的往往是房地产开发,文化遗产保护则往往成了幌子。
 
   问:西安市副市长段先念对自己的最新定位是“城市文化运营商”,怎样看待这种定位?
    蒯大申:不管前面加了什么定语,如果最后还是落脚到“商”,那就是政府角色错位。
    政府怎么能自我定位为运营商呢?政府的首要职能应该是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
    中央要求加快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府与市场中介组织分开,就是为了规范政府的行政行为,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运行的干预,最终是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
    公共文化建设并非只有一种模式,比如上海和其他不少省市,对公共文化的投入就主要是来自各级财政资金。
 
   公共文化投入还没有量化指标
 
    问:要地方政府拿钱出来恐怕很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现在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比如教育,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达到法定的投入标准,有什么办法可以保证公共文化事业投入呢?
     蒯大申:加大教育投入全国上上下下都有共识,2010年7月公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201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要达到4%。现在3%已经达到,正在向4%努力。
     据《中国文化文物统计年鉴》,全国文化事业费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一直在0.5%上下徘徊,高的年份在0.51%、0.52%,低的年份在0.4%以下。这个数据不含文物、出版和科学研究经费,要是加上这几项,实际数据会更高一些。
     但总的来说,全国文化事业费在财政支出大盘子里所占的比重还是很低的。即便占到国家财政总支出的1%,也只是占到GDP的0.01%左右。
     从地方来看,投入高的省份如浙江,文化事业费占财政支出比重近十年来基本上保持在0.8%以上,高于全国水平。投入低的省份一般在0.3%到0.4%之间。
     今日的中国,已经从私人物品短缺的时代进入公共物品短缺的时代。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对文化建设认识的提高,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力度会越来越大,我的判断是在“十二五”会有很大的改观。
 
   问:各地财政公共文化事业投入数量不断增长,但是大众感觉似乎并不明显,为什么?
    蒯大申:这当然主要是目前的投入还很不够。另一方面,公共文化投入的资金如何来分配,如何让有限的资金发挥更大效益,也值得思考。
    财政资金都是全体纳税人的钱,特别需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中央已经明确提出了建立健全公共财政体制的目标,但有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  
    这也涉及到改革的整体性问题,有的问题只是在经济领域里是无法解决的。为什么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说要全面协调可持续性,要统筹兼顾?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个领域的改革必须协调前进,否则,即使新体制的若干因素在某些方面冲破了旧体制,但由于不能配套成龙,互相支援,也就不能发挥新体制的整体功能,同时也不能动摇旧体制的根基。
  
   从产业到事业的转变

   问:中央决策层着眼点在于什么地方?
    蒯大申:文化体制改革以来,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双轮驱动、协调发展的发展思路和格局越来越清晰。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化发展走过的道路,有一个发展重心逐渐转变的过程。长期以来,我们只讲文化事业、文化工作,不讲文化产业;只看到文化的意识形态属性,忽视了文化的经济属性和产业属性。十五届五中全会第一次把“文化产业”这一概念写进中央正式文件里。“文化产业”概念的提出,决不仅仅是一个新名词的出现,而是反映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文化发展的必然要求。
    十六大在以往文化体制改革实践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我国文化体制改革的基本思路,提出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两分法”的指导思想。
    但随后某些过度产业化的趋向确实存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文化建设要为经济建设服务”,是这种趋向的典型表达。有的地方政府把文化视为追逐经济利益的工具。这种现象已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
    这几年中央高度关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这个现象有很大转变。2005年,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加大政府对文化事业的投入,逐步形成覆盖全社会的比较完备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2006年发布的《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把“公共文化服务”一章放在“文化产业”那一章之前,作了重点阐述。2007年6月,胡锦涛同志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专门研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问题。2007年8月,中央又出台了《关于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对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作了全面部署。
    今年的烟台会议上,文化部部长蔡武也讲得很明确: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是文化部的首要任务。这反映了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对自身责任的认识和对工作重心的明确定位。
 
   头等重要问题是价值观
 
    问:我们在采访中感觉到,各界人士对文化领域的很多基本概念还很模糊,理解差异很大,这是为什么?
    蒯大申:文化建设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是单单为了赚钱吗?是单单为了大众的休闲娱乐吗?
    价值观才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核心,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才是文化建设的根本。价值观的问题应该是头等重要的问题。
    长期以来,我们将文化看作是阶级斗争的工具、为政治服务的工具。改革开放以来,文化本来所具有的经济属性和产业属性被重新发现,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过于强调文化的产业属性和消费娱乐功能,将文化仅仅当作获取经济利益的工具和手段的倾向。我们要问的是,文化究竟有没有自身内在的、独立的社会功能和价值呢?
 
    问:文化的这种独立功能是什么?目前各界似乎还缺乏共识。
    蒯大申:我认为,文化虽然兼具政治功能和经济功能,但这些都不是核心。文化的根本功能和核心价值应该是丰富人的精神世界,提升人的精神境界,为社会生活提供意义系统和价值系统,使人不仅在物质生活上,而且在知识、道德、审美各个方面得到全面发展。
    文化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应该是人。离开了人来谈文化,离开了国民的文化素质、文明素质、精神面貌,来谈文化建设,就会忽略文化建设的根本。
    我们曾有一套完整的价值观,从五四以来的社会革命把传统价值观体系摧枯拉朽般地摧毁了,这当然有其历史合理性,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旧的价值系统被摧毁了,新的价值系统尚未建立,于是社会上就出现了种种怪现象。因此,重建核心价值体系的任务十分迫切。
 
    重建价值体系需要“从群众中来”
 
    问:问题出在哪里?我们如何来重建?
     蒯大申:中央之所以提出要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也是注意到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对核心价值体系形成的条件和规律研究得还很不够。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效果并不理想,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还没有真正认识这个规律。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观是不是单单依靠自上而下的教育、灌输就能形成的?文化认同和价值认同究竟是如何实现的?我还没有想明白。但是,对现实社会进行分析和解释,应该是意识形态的基本功能。能够对现实社会和现实生活作出科学的、符合实际的分析和解释,就能赢得广大社会公众的信任和认同,反之,意识形态的整体功能就会随之削弱。
 
     问:刚刚说到文化建设的核心是建立价值观体系,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
     蒯大申:现在学界有人有一种说法:组织一批精英来总结一套价值观,然后向民众灌输。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太靠谱。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党的正确认识和正确的方针政策形成的过程,也是党的方针政策转化为群众的自觉行动的过程。它是党的根本的领导方法和工作方法。它会不会也是我们核心价值观形成应该遵循的路经呢?
     先哲老子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清代章学诚也说,学于圣人,斯为贤人;学于贤人,斯为君子;学于众人,斯为圣人。如果自上而下的教育、灌输、提倡、号召是“到群众中去”,那么在这之前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自下而上的“从群众中来”的过程?
     这个“从群众中来”的过程,就是将民间社会约定俗成的关于“怎样做事”的行为规范和关于“怎样做人”的品质规范进行提炼、概括和总结。脱离了民众百姓的诉求、民众百姓的思想,另搞一套,就必然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完)

决策层的着眼点已然转变 及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 - 黄志杰 -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评论这张
 
阅读(24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