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讲述一个真实的中国】

 
 
 

日志

 
 

上海大火烧出的犬儒主义  

2010-11-18 17:5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犬儒主义在这份报纸展现到了极致——看得见大楼看不见人,看得见HAPPY看不见灾难,看得见广告看不见新闻,以至于一些网友认为:利欲熏心的《钱江晚报》更适合的名字是《钱报》。

——长期的犬儒主义处世态度,已然使绝大多数人丧失了对正义、平等等一切美好价值的信心,他们成为无信仰的的机会主义者,放弃了理想,放弃了追求,甚至反过来嘲笑理想,嘲笑追求,在犬儒主义者眼中,所有的原则都可以出卖,所有坚守都是可笑的,只有赤裸裸的利益才至高无上、最为实在——以至于,一不小心,连人性中的悲悯也丢失了。

上海大火烧出的犬儒主义
文/黄志杰

一场大火,刺痛了整个上海。次日的几份报纸,再次刺痛了整个上海。

11月15日下午,胶州路教师公寓大火持续四个小时,截至至次日早上就夺去53条生命,伤者更众。

各种网络工具都在传递着关于火灾的消息,然而,这些消息零碎散乱,且不权威,公众急切地想全面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

“全国人民都在等待明天的上海的报纸。”正如《东方早报》副总编辑孙鉴在15日深夜的微薄上所说:“没有历史感的上海报纸必须做出历史性选择。”此时此刻,拥有高度组织条件和新闻搜集整合能力的报纸让人们翘首以盼。

上海大火烧出的犬儒主义 - 黄志杰 -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人性操守失陷

但是,次日出版的报纸却让人大跌眼镜:《东方早报》的头版除了“胶东路大火已致42人遇难”一个标题之外,整版是一个“皇后腕表珠宝展”广告,极尽奢华。立足上海的《第一财经日报》则头版整版广告,未见火灾报道。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临近上海的杭州《钱江晚报》,该报头版头条为“上海通天大火烧穿28层高楼”,然后头版更显目的是某百货商场接近于整版的广告“HAPPY BIRTHDAY”、“武林店庆热情沸腾”。

在这份报纸上,看见大楼看不见人,看得见HAPPY看不见灾难,看得见广告看不见新闻。这份头版当日即在微薄、开心网、校内网以及各大论坛大量转载,以至于一些网友认为:利欲熏心的《钱江晚报》更适合的名字是《钱报》。

是什么,让在这些报纸舍弃了人性的关怀,只有商业利益的奴颜?上海一家媒体编辑在微薄上向媒体人群体提出了质问:“编辑说是总编定的,总编说是广告合同已经签了,广告部说是不上可以啊,拿钱来。你们自己处在哪个岗位上能正义一回了?如果你是这个值班总编、编辑、美编,能够拒不付印,拂袖而去吗?”

这一质问,点中了当下媒体,以及媒体人所代表的国人死穴:长期的犬儒主义处世态度,已然使绝大多数人丧失了对正义、平等等一切美好价值的信心,他们成为无信仰的的机会主义者,放弃了理想,放弃了追求,甚至反过来嘲笑理想,嘲笑追求,在犬儒主义者眼中,所有的原则都可以出卖,所有坚守都是可笑的,只有赤裸裸的利益才至高无上、最为实在——以至于,一不小心,连人性中的悲悯也丢失了。

这或许是当前社会的精神危机所在:缺乏共识、缺乏信仰。拥有权力者,为了权力而权力。诸多腐败官员,早已经放弃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郑州官员质问记者,“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一语道破了犬儒式官僚丧失原则立场的现实。这种犬儒式官员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人们都认为这个官员仅仅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笔者曾采访过一个地级市法制办主任,问其如何向市民解释该市政府制定的一个地方规章与国家法律相违背,这位法制办主任哑口无言之后,脱口而出:“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我是为市长服务的,又不是为你服务的。”他所办公的市政府造型壮丽,是全市最辉煌的建筑,大门口即立着“为人民服务”的石碑。

 犬儒主义的致命腐蚀

官员如此,通过刊号获得一定新闻报道垄断权力的媒体,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这种犬儒主义的腐蚀。

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报业改革推进,都市报在各个城市崛起,有效地解决了党报党刊不能有效传递信息的问题,深受百姓喜爱,尤其在新世纪之后,事实上成为各大城市的新主流媒体。但是,由于诸多管制的原因,这些报纸频频碰壁,而其主办者则往往视其为解决母报、母单位财政困境的工具。于是,许多报社干脆彻底放弃了对媒体公共属性的坚守,彻底拜倒在广告商脚下,并由此不断突破人性底线。

比如,据笔者所知,一家报纸就以“先奸后杀再割喉”作为头版头条,以非人性的残忍吸引眼球。更不论充斥其间的虚假广告了。在一些媒体,这种与广告商的深度结盟体现着更为隐蔽一些,“有偿新闻”、“有偿不闻”的理念几乎攻陷了所有媒体编辑部。

比如,11月9日,作为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可以在中央一套这样的垄断性频道资源中的黄金时段,举办“央视黄金资源广告招标联谊会”,将媒体与广告商之间的莺歌燕舞塞到全国人民面前,公然展现自己的“吸金大法”。大企业蒙牛刚刚因为操纵媒体、愚弄消费者经警方调查被曝光,此次仍是座上宾。

公共性与逐利性的混合,让中央电视台成为一个庞然怪物,其所倡导的处世原则,就是无原则的犬儒主义。同样毫无顾忌的角色错位,也使一些党报党刊失去了权威性,影响力如残花败柳。读者假装认可其“主流”,它们则假装自己是“主流”。

犬儒主义的可怕,在于悄无声息地将后来者带入其行列。腾讯公司崛起于中国,影响力广于世界,坐拥6亿用户使其具有强大的公共媒介属性。11月3日,腾讯公司选择将6亿用户裹挟进其与“360”的商业竞争,“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强行要求用户“二选一”,将商业战火烧到每个用户的电脑桌面上,涉嫌不正当竞争、违反《反垄断法》、侵犯用户权益。

这一行为所倡导的,不是作为市场经济基础法治观念,而是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这一行为倡导的,也不是以商业技术促进社会进步的理念,而是无视用户利益的霸权主义。

中国互联网只有十几年历史,毫无历史包袱,腾讯公司本有机会树立正面规则,但是,它偏偏走向了反面。其情可恶,其行也危。

 醒悟

此次《东方早报》《钱江晚报》的人性丧失,其实通过一个技术手段即可解决:在广告合同中约定编辑部保留在特定情况下的撤广告版面的权利。即便从广告商角度看,此类广告,对于品牌而言也是极大的创伤——读者怎么可能在违反人性的广告中加强对广告品牌的认同?

然而,即便这样的权利,这些编辑部也不坚持。“广告商要怎么办就怎么办”的理念早已深入其骨髓,以至于它们丧失最基本的质疑能力。事实上,该报在当日内页有13个整版报道,从现场、救援、释疑、亲历、调查、防范六个角度提供了当日同城媒体几乎最为全面的报道。但是,头版的失守,使得这一组报道显得黯然失色。

所幸,“东方早报”在大火第三日醒悟,头版“全城守望相助”报道扳回一城,网站改为黑白,以示哀悼。《东方早报》副总编辑孙鉴在11月16日的微薄上回应读者批评时说:“该死的头版!早报史上最令人无语的头版!”

媒体肩负为公众发问之责,如果要少一些“无语”,多一些“有语”,通道只有一条——战胜犬儒主义。(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8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