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讲述一个真实的中国】

 
 
 

日志

 
 

“送礼日记” 完全调查   

2008-08-03 02:13:25|  分类: 我的新闻调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礼日记” 完全调查 
 黄志杰      洪克非


  2007年年底,一份长达数百条的民营小企业湘涟公司《请客送礼日记》经《****周刊》曝光,湖南娄底涟源市这家烟花爆竹销售公司8个月内的每日送礼情况展现在世人面前。

  送礼日记引起了湖南省领导的高度重视,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委副书记梅克保,省委常委、纪委书记许云昭,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蒋建国等领导相继对该事件作出批示,要求彻查此案,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送礼日记” 完全调查  - 黄志杰 - □ 给未来的一封信□黄志杰 (送礼日记的作者们)

 2008年4月,娄底市纪委调查已经明朗,送礼日记基本属实,共查出38名存在问题的涉案人员。然而,在纪委对“送礼日记”案查处告一段落后,而当地的社会环境变化仍令被逼成为举报者的湘涟公司农民股东们心头暗淡。

  “一个很大的网,罩在我们头上。”举报人周迪凡说,送礼日记公布之后,他们迎来了一片埋怨、指责。大部分股东投资的钱都是向亲朋好友借的,如今陷入僵局,将来如何在当地发展成为一个大难题。

  “送礼日记公布了,周迪轩也抓了,但实际上除了周迪轩夫妇,其他人并没有进入司法程序,周迪轩也可能不被指控行贿罪。”股东们说,他们现在最期待的是公司重新启动,以挽回损失,恢复市场秩序。

 

  送礼——欲罢不能

  今年6~7月间,“送礼日记”的记录者——周迪凡和毛石坚数次来长沙上访申告,处境日趋窘迫。

  在涟源入城口的湘涟公司办事处,是他们及其他几个股东新租下的三个门面。门面内空空如也,即便始终关着门,新装修的烟花柜台上也已积了一层灰尘。

  “原来想在这里重新把公司正常运转起来,但是现在看来不可能了。”周迪轩由于湘涟公司所有公章、手续都掌握在他的嫂子——陈爱民手中,而陈爱民案也已移交司法程序,公章等物在警方和检察院手中,湘涟公司停止了运转。“湘涟公司本有300多个网点,一年利润可超过200万,如今,停止运转,损失惨重。”

  毛石坚原来在荷塘镇有一个小门市部,兼营一些烟花零售。2004年11月时,涟源市只有日杂公司拥有烟花鞭炮经营许可权。由于本镇烟花批发点给的价只有3%利润,而隔壁镇则有10%,毛石坚到隔壁镇进了3000多元的货,但是,这批货立即被警方扣押。

  刚好,此时周迪凡在毛家做客,毛石坚便问他有没有熟人可以找治安大队要回这批烟花爆竹。周迪凡的哥哥周迪轩是司法局干部,于是,他委托哥哥去找公安局领导,一番请客送礼之后,货要了回来。

  经此一役,毛石坚确定了一个新目标——获得一个不受日杂公司限制的烟花爆竹销售许可证。

  恰好这一年,烟花爆竹转由安监局管理,可以开始办理销售证件。周迪轩首先对毛石坚说:你准备两三万,我可以帮你把批发部批下来。周的条件是:不入股,担任这个批发部法律顾问,一年2.4万元法律顾问费。

  2005年2月1日,周迪轩打来电话,要毛石坚带上1.5万元和周迪凡一起去城区找他。拿到钱后,周迪轩将钱分装入5个红包,一个5000元,一个4000元的红包,还有3个2000元的红包。其中在蓝天酒家送涟源市安监局的一名局长5000元,送安监局的一股长4000元,其他3个2000元的红包给其他一些周迪凡和毛石坚不知道姓名的领导干部。

  从这一天开始,送礼不断,红包不断。周迪轩负责找各个相关部门领导干部请客送礼,周迪凡和毛石坚两人则干脆住进了周迪轩家,当周迪轩去跑关系需要钱的时候,就让他们俩去取钱。“我们两人睡一张床,一直住到7月份。”

  从事后纪录来看,基本上每一天都有送礼,其中一个月只有4天没有送礼纪录。仅仅是两人提供给记者的日记上,就至少有105次送礼纪录。

  刚开始计划两三万元就能办下证来,后来变成要五六万元,最后变成三四十万元。毛石坚说,当时他和周迪凡都是欲罢不能。

  为了方便今后计算,他们拿出一个本子,周迪凡出的钱由毛石坚签字认可,毛石坚出的钱由周迪凡签字认可,而记账者则是中间人周迪轩。另外,周迪凡和毛石坚都各自记了一本花费账,以做将来计算合伙投资的运营成本。

  由此,一本空前详实的“送礼日记”形成了。
 
 “鲸”吞

  2005年3月15日,烟花爆竹批发部的经营许可证办了下来,3月18日,营业执照也办了下来。

  此时,毛石坚送礼日记上的花费已经达到19万元,而周迪凡也接近8万元。

  批发部法人代表为周迪凡,股东三人:周迪凡和毛石坚各占37.5%股份,而周迪轩妻子陈爱民则以监事的名义占有25%股份。陈爱民这份股为空股。

  注册成为一个公司成为新的目标,新的一轮送礼又开始了。

  2005年4月28日,批发部升级注册成为湘涟烟花爆竹销售有限公司,拥有涟源市仅有的两个经营许可证之一。据毛石坚纪录,这一番运作使得他的请客送礼花费达到41万元,而周迪凡也超过10万元,两人为此投入52万元。这些钱大多来自各自亲戚。

  新公司成立虽然花费巨大,但全部花费都在请客送礼上。在人员工资、货仓、办公设施上没有投入。

  请客送礼效果显著:根据涟源市工商局核发《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湘涟公司成立日期是2005年4月28日,但是,在娄底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核发的湘涟公司《烟花爆竹销售许可证》上,却注明2005年3月16日核发,也就是说,公司尚未成立,就已经得到了安监部门的《烟花爆竹销售许可证》。

  最重要的变化在于新公司登记的股权结构:注册资金80万元,其中陈爱民28万元,周迪凡26万元,毛石坚26万元。陈爱民成了董事长。周迪凡失去了法人代表的位置。

  毛石坚和周迪凡向周迪轩表达了不满:钱都是我们俩出的,陈爱民只是空股,怎么反而成了大股东,进而当了董事长,控制了公司?“但是周迪轩说陈爱民股金必须比我俩多两万,否则这个公司我俩就别想要了。”周迪凡说,虽然自己是周迪轩亲弟弟,但是周迪轩也毫不客气,“刚开始他并不知道这个行业这么赚钱,后来跑多了发现前景非常好,经营好的话,一天赚一万元也是正常的,利润空间巨大,他就变了。”

  周迪凡认为,他和毛石坚之所以受制于周迪轩,是因为他俩是农民,没什么官场熟人,而每次请客送礼都是周迪轩出面。因此,虽然花的钱是他俩的,但关系都变成了周迪轩的关系。

  周迪轩夫妇彻底把持了湘涟公司。

  在送礼日记曝光之后,警方委托娄底市世纪龙司法鉴定所对该公司进行了司法鉴定,2008年3月19日,其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上说:“陈爱民担任法人代表,其夫周迪轩担任法律顾问并深入插手公司经营,其女周鸿名义上担任公司会计,但实际主要是陈爱民履行会计职能,会计水平低下,错漏百出,形成了一个把持公司经营及财务的一股独大的局面,管理制度不完善,内部控制形同虚设。”

  湘涟公司似乎成了周迪轩的杰作。根据股东记载,2005年9月30日开业那天,周迪轩夫妇大摆排场,花去资金近10万,给各路领导发放红包。此外,周迪轩的亲属也纷纷赶来看热闹,每人得到红包200元。

  周迪轩以前在司法局工作,而陈爱民在文化局工作,夫妇俩对烟花爆竹行业以及企业经营都缺乏经验,在他们的掌控下,公司经营陷入混乱和困顿。

  周迪轩的主要对策是以公司前景吸收新的投资,据司法鉴定称,他至少收取了廖子求、周建明、刘省娥等8人207万元以上的投资款,而这些股东都没有进行注册,成为非法定股东。同时,陈爱民收取各鞭炮厂家质保金以及大笔的各配送网点押金。但是,这些钱并没有完全用于公司正常经营,而是陆续支付与公司经营不相适应的非正常业务费用开支,最终使得湘涟公司出现严重的账面亏损。

 承包者和新送礼者周建明

  这个时候,周建明以一个“数字监控”者的身份出现了。周迪轩原来在周建明所在的茅塘镇担任过团委书记,周建明至今仍称他为“周书记”。

  “刚开始我也知道公司混乱,但是公司的前景确实太好了。”周建明对记者说,最初周迪轩劝说他投资时,他很犹豫,但是周迪轩当着各股东面对他说:你周建明是个搞企业的人才,可以把我们公司经营红火,进来以后公司经营全依你的想法,进行数字监控。

  周建明是个农民,但曾经经营过一个乡镇小企业,他在茅塘镇开了3个门面,同时经营一家幼儿园,有所积累。

  2006年5月,周建明凑了30万元入股,具有了“董秘”身份;2006年12月,他与陈爱民签┖贤邪?年经营权,交了30万元押金。

  但是,这个合同实际执行只有不到一个月。“实际上我真正承包期也就十几天,这些天都是赢利的。”周建明说:“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圈套上的一点肉。”

  周建明首先需要的是一张运输许可证,但去公安局办烟花爆竹运输证十几次都办不下来——陈爱民卡住了公章且打了反招呼。

  周建明找到了上一级的娄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碰见一刘姓支队长,得到回复:只要是合法承包者,就可以办运输手续,而且不要花什么费用,更不要请客送礼。这名支队长甚至还专门为此事为他们组织召开股东大会,试图解决根本问题。但是,由于陈爱民、周迪轩拒不参加,也不提供公章,运输手续仍然没有办成。

  周迪轩、陈爱民显然是有目的的。果然,2007年2月7日,琏源市公安局宣布将周建明拘留10天,原因就是“非法运输”。

  由于拘留期限最后一天就是大年初一,“为了提早一天出来团圆过年,周迪轩夫妇要走了我4万多元走关系。”

  这一次拘留,同时还使一大批花炮被没收,损失接近20万元。周建明陷入困境。

  周建明承包后也被周迪轩卷入送礼浪潮。周建明也给记者提供了一份经营过程中的送礼纪录,仅在2007年2月、3月湘涟公司申请从B级公司升级到A级公司期间,就有如下数字:2007年2月20日5000元、2月26日4.6万元,3月1日4万元、3月5日3.2万元、3月15日6万元,共计22.8万元交给周迪轩用于给领导们送礼。在承包合同中也注明:“与职能部门协调关系承包人可以一同前往,所有费用由承包人承当。”

  “他这个人长期和幼儿园小朋友打交道,很老实,他总觉得自己倾心付出,终能感动周迪轩夫妇。”周迪凡和毛石坚评价说。正因为如此,即便不断遇到故意设置的障碍,周建明仍然继续投入。

  在短暂的承包期里,周建明陆续投入了200余万元,负债累累,陷入绝境,最后只好写了一封信给各位股东:“只怪我搞好公司的愿望太强烈了,公司里有太多埋伏好的定时炸弹,否则,我不会这般难看,这般流浪。”

  从拘留所出来后不久,周建明的承包经营权就有名无实了。周迪轩夫妇重新拿走了经营权。

 枪逼周建明

  2007年6月12日、13日,陈爱民和周迪轩多次打电话给周建明,要他务必带上入股收据和周迪轩给他出具的收据,于6月14日早上8点到他家开股东大会,算清承包期间的账目。

  周建明信以为真。当他赶到周迪轩家时,发现其他股东一个没来,只有周迪轩召集的5个烟花爆竹稽查人员站在门外。

  周建明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终身难忘。

  到三楼核对数据后,陈爱民把周建明带来的一些重要票据放在一边,用资料带装好,其他票据仍放在周带来的塑料袋里。

  午饭后,周建明拿起票据袋,转身想走。陈爱民一把抓住袋子:不要带走,他们在告我们两个人的状了,你带走票据会吃大亏的,送礼你也是一样犯错误。

  周建明说:“那你开一个临时总收据给我。”陈爱民口气变硬:“不要开,你明天把剩下那张带来,我一起开正式票给你。”

  周建明一看不对:“你们今天难道是个骗局吗!”

  此时,在外面守候的3个稽查队员和周迪轩冲了进来,陈爱民见状大喊:周建明打我!

  周迪轩当即说:“周建明这个家伙不听话,让我来收拾他!”他随手关上门,一手抓住周建明脖子,对陈爱民说:“帮我拿过来!”

  陈爱民立即从卧室里拿出一支手枪递给周迪轩,周迪轩接枪后取下枪套,枪口顶在周建明太阳穴上:“你不听话,搞掉你的命!”周建明心一慌,拿票据袋的手不由得松了。

  陈爱民趁机抢走袋子,将周建明推出门外。

  “逃命要紧,我也不敢要那袋子了。我跑到楼下,还听到周迪轩在喊:‘三伢子,那个把戏如果到下面闹事,就给我打死!’”

  这一天后,周建明彻底离开湘涟公司。

  “送礼日记”曝光后,专案组成立,办案人员从周迪轩家搜出手枪,并找到部分票据。在专案组安排下,周建明一连4天在娄底市人民检察院与周迪轩逐一对质。在办案人员面前,周迪轩和周建明重演了当时枪逼周建明的现场姿势。

  至少36名干部收钱受礼

  2007年11月,娄底市纪委接到省纪委发出的督办函后,安排涟源市纪委初查。11月29日上午,娄底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刘和生到涟源进行督办。

  娄底市纪委常委、“送礼日记”专案办案组长邓开如向媒体介绍说,娄底、涟源两级纪委抽调了20多人,具体负责案件查办工作。

  “税务、工商、公安部门都抽调了业务骨干参与了办案,实际办案人员远远不只20多人。”邓开如说:“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这么多省市领导同时对一个案件如此高度重视了,这个案件涉案金额不大,但影响非常恶劣。”

  已经披露的“送礼日记”有105条,涉及到税务、工商、安监、公安等多个部门。娄底市纪委认为,此案涉及的人数众多,而单个对象收受的钱物数目不大,因此办案原则为“严肃处理少数人、教育多数人”。

  2007年12月初,娄底市纪委向相关单位发出通知,要求“送礼日记”上涉及的相关单位涉案人员自查自纠,明确:5日内主动向专案组说明情况,退交收受钱物的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理。

  12月15日,办案人员基本掌握了所涉及的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违纪问题。

  12月17日,娄底市纪委常委会决定,再次给涉案的36名党政机关工作人员4天自查自纠的时间。办案人员介绍说,在这一规定时间内,多数涉案人员先后向专案组作出了说明,主动上交违纪款共计42770元。但是仍有少数涉案人员没有按要求进行自查自纠。

  而陈爱民也到北京找多个部门上访,称没有行贿送礼。

  为此,专案组从12月21日开始,集中精干力量,对娄底市和涟源市涉案人员调查谈话。收受钱物数量较大的娄底市安监局副局长童国辉,安监一科科长王主安、娄底市安监局办公室副主任袁兴国、琏源市安监局局长戴新年、副局长李雄奇、培训股股长曾宜华等受到了撤职、降级、开除党籍、留党察看等处分。

  另有30名收受礼金礼物的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娄底市纪委认为,由于涉案金额小,收受礼金礼物在1000元至7000元之间,又在自查自纠期间主动清退了收受钱物,不予立案,分别进行诫勉谈话。其中,安监系统9人、国税系统9人,工商系统6人,公安系统4人,其他2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娄底市纪委查明周迪凡、毛石坚至少出资30多万元给周迪轩向有关部门请客送礼,但由于目前查明的干部收受金额为18万余元,这一数字尚未达到法人行贿20万元的立案标准,这一“送礼”案很可能最终与行贿罪无关。

  举报人的将来

  调查结束后,周迪凡等人的生意依然陷于停顿。更让他们惶惑的是案件的进展。他们认为陈爱民和周迪轩侵占公司财产、诈骗股东资金、行贿和持枪抢夺等罪名没有一个得到办案机关的落实。

  让举报者不寒而栗的是,涟源市某局局长案后曾对股东们说:“现如今办事就是要送礼的,周迪轩、陈爱民出来后会和你们算总账的。”

  周迪凡和律师在去某局办事时,被工作人员当场轰出去了。

  “报复太明显了,很多故意找别扭的。而且,我们去找他们,他们都把我们当瘟神,避而不见。他们现在确实不收我们红包礼金了,但是事情也难办了。”周迪凡说。

  “现在的社会环境就是这样,送礼无法回避。”娄底市一名干部说,送礼日记公布的隐性影响将持续长久。

  评论这张
 
阅读(46978)| 评论(1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