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讲述一个真实的中国】

 
 
 

日志

 
 

“金珑湾事件”幕后的秩序逻辑  

2008-05-08 14:28:44|  分类: 我的新闻调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不少记者都知道这一事件,但是很少知道,金珑湾的老板原来也是邵阳扛尸案的受害者。

记者 黄志杰  湖南长沙报道

(目录导读)从一个富翁变成一个“前富翁”, 傅中意的人生沉浮百转千折,且远未终曲

(文章导读)两个事件的共同特点是:傅中意的对方都越过了正常社会秩序,采取直接违反法律的手段,而当地公安则无所作为

(正文)
    从一个富翁变成一个“前富翁”, 傅中意的人生沉浮百转千折,且远未终曲。
    一切都与两个新闻事件有关:一个是2003年湖南邵阳“扛尸案”,在这起全国唯一一起发生在地级以上城市的扛尸案中,上万人与死者棺材一起,踏进傅家打砸,事后调查证明,他被冤枉了。另一个是2008年长沙“金珑湾”餐厅案,傅中意在省会核心地带投资的这个高档餐厅在一个清早被人搬迁一空。
    前者让傅中意数千万资产急剧缩水,并损失了将获利上亿的项目;后者则几乎将他最后的一笔积蓄耗尽。两个事件的共同特点是:傅中意的对方都越过了正常社会秩序,采取直接违反法律的手段,而当地公安则无所作为,甚至袖手旁观。
    恰好都发生在他身上的两个极端事件,集中展现了中国企业和个人纠纷解决机制的“私力救济”状态。

 扛尸案

    2008年1月,春节前夕,傅中意收到了邵阳市中院的一份终审判决,至此,2003年全国瞩目的邵阳“扛尸案”终于有了一个说法。
    2003年12月20日早晨,因为邵阳县建设局局长邓节生将车停在傅中意家门口,导致傅无法开车出行,两人发生争执,傅离去后,邓节生忽然倒地身亡。随后,大规模的扛尸事件发生:傅家门被撬开,前后5天里,尸体被停放在傅家,当时包括CCTV等多家媒体报道纪录显示,先后有近万人进入傅家打砸。
    目击者对本刊记者说,傅家墙上和地板上被黑墨汁浇着“有钱算什么”、“畜生”“杀”“血仇必报”,更刺眼的则是红色的“血债血偿”、“血债血还”“付中意杀人”等粗大的标语。 地上乱扔着死者的衣物以及被砸碎的家具和焚烧的灰烬,以及粪便等。
    扛尸,是邵阳农村的一种旧风俗,也叫打命案。就是把冤死者扛到对方家里去,步骤有三:死人压活人,晦气你,憋起要你处理;尽量找到仇家,找到后打得半死;如果找不到人,就毁家。
   傅中意的家由此被毁,这栋有门面、办公室和住宅的6层楼事后只能“以不可能想象的贱价卖掉”。

伪证与真相

    关键在于,那天早晨,他到底干了什么?
    死者邓节生的家属唐有银和夏汉英起诉说:出差的邓节生入住建民宾馆,将车停放在对面空坪里,傅中意早晨出车时,“以该空坪属自己私有……被告扬言‘打烂你的车算什么,不过赔……’,在论理中,傅中意不但不承认自己打车的错误,反而猛力将邓节生推倒在地造成邓死亡。”家属索赔30万,连邵阳建设局也同在原告之列。
    家属们提供了邵阳县建设局干部陈斌清三份证言、邵阳县建设局办公室主任朱勇飞两份证言、邵阳县建设局小车司机刘小林三份证言,证明邓是被付中意推倒的,不久邓便死亡。 
    但是,法院调查取证发现,证人邓日新、杨伟、三强布艺城员工刘花中、邓爱民等现场目击证人证实说:邓倒地时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身体接触。
   记者根据邵阳市委、邵阳市公安局以及邵阳两级法院的书面结论归结的真相是:8点10分左右,邓的黑色桑塔纳挡住了傅中意车出门的路,准备出门的傅就让他弟弟傅斌去问建民宾馆的保安,保安去宾馆内找桑塔纳车的司机,找了十多分钟没有找到,傅中意就朝桑塔纳车踢了两脚以引起防盗警报,不久,傅斌拿来一根水管将桑塔纳车灯打烂,邓节生等人闻声下来后,双方发生争吵,随后,傅中意离开了现场。邓节生此时误认为旁边的三强布艺店是傅中意开的,一边打手机一边往店里走,当布艺店员工告诉邓该店不是傅中意开的时,9点20分,邓返回往门外走,刚到门口便站立不稳,仰面倒下,随后身亡。
    法医鉴定结论为“情绪激动和外伤诱因导致冠心病猝死”。经公安人员反复侦察核实,“外伤”是邓自行倒地所致。目击者称:邓当时朝布艺店去是“要把店子烧了。”
    因此,傅中意确实没有推过邓节生,车灯也不是他本人打烂的。
   “当时我急着要赶往工地参加开工仪式,根本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平添麻烦。”傅中意说。
    法院和公安后来调查发现,原告证人、小车司机刘小林在事后不久的一次证言中推翻了他本人前三次关于傅中意推了邓的陈述,并说这一次讲的都是实话,前三次之所以那么讲是因为心情不平。

    很明显:来自邵阳建设局的三个相关证人做了伪证。
    正是此类言辞,在事发当时激使邓的家属,随后是数千人冲进了傅家“扛尸”、打砸。
    不过,邵阳两级法院认为:傅中意虽然没有直接伤害邓节生,“但傅在自己的车辆受阻拦时,不能妥善处理……情绪激动,言语刺激了邓节生。”法院由此认为傅有40%过错,判决赔偿八万余元。
   “别人拦了我的车,我仅仅是说几句话而已。我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傅中意认为,这样的结局是非常荒谬。后来,建设局对邓的定性是:“保护国家财产,因公殉职。”
    卖楼和生意停顿使傅中意数以千万计的资产急剧缩水,更重要的是,那一天早晨,傅原本要参加当时他的“邵阳第一高楼”项目启动仪式,扛尸事件的紧张局面使他不得不离开邵阳,六千多万的投资由此失去,进而使上亿的投资收益前景成为泡影——人生最关键的日子发生了颠覆性的转折。

邵阳警察的表现

    事发后的9点50分,邵阳市公安局双清分局局长龙卫平就率队赶到现场。记者得到的一份邵阳市委办公室书面汇报说:当天上午10点30分左右,殡仪馆运尸车来到现场,“公安当时在场警力只有43人,而死者亲友数倍于干警,且强行阻扰,致使移尸行动未能成功。下午2点左右,死者亲友已达200多人……以死者弟弟邓胜利为首,以逼傅中意现身为由,抬着尸体,不顾邵阳县在场干部劝阻,强行突破3名干警固守的2道铁门,冲进傅中意住房,把尸体摆在客厅里……为了维持现场秩序,龙卫平局长又派了十余民警力到了傅中意家中。从20日至24日,每天安排50-80名警力在现场。24日上午8点,市政法委书记石民生等领导做死者家属工作,同时集合120名警力,把尸体移出。”
    针对傅中意,警方更为积极,事发当天,邵阳公安组成8人小组搜寻傅中意,“随后的12月23日、24日,五次派出60名干警调查傅中意20个关系人,两次派出20名干警赴长沙查找傅中意。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先后15次召开专题会议,全力布控查找傅中意。”
    最终,将傅中意以涉嫌“过失杀人”抓捕归案,调查中,“傅中意交待自己用铁棒毁坏邓的轿车”,于是,2004年2月19日警方以此对他处以行政拘留15天处罚,并于同日执行。
    3月8日,双清分局“经过反复教育终于把非法侵入住宅的嫌疑首犯邓胜利、何广东,故意毁坏财物的邓红清等基本事实查实。同时查清邓的小车司机刘小林等人做假证的基本事实。”同年6月4日,双清公安分局裁定对何广东、邓红清治安拘留,6月30日将两人拘留到位。
   “他们做伪证,而且在几十个警察眼皮底下公然砸门进我家,扛尸,砸烧,长达5天。这还是一个有法律有政府的社会吗?为什么要这样毁我一切?”傅中意至今仍认为:这一切是权力部门放纵的结果,因为现场警察不可谓不多,而时间不可谓不久。

(金珑湾餐厅原所在地)

 餐厅僵局

    收拾残局,傅中意带着最后的两百多万元积蓄来到省会长沙寻找投资项目以求东山再起。扛尸案后全国各地媒体的蜂拥而至让他成了名人,为免麻烦,他改名“袁源”。
    通过本地报纸广告,2005年10月29日,他与拥有长沙市五一大道名汇达大厦物业的长沙中源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合同,租赁一楼1700平方米的门面,开“金珑湾中西餐厅”。
    租约主要内容是:租期5年,至2010年10月,每月租金10万;中源公司保证空调效果,如果效果不好,要单独设立空调主机保证正常需求。
    这里近邻长沙的门面——五一广场,是长沙商业核心地带。傅中意踌躇满志,将餐厅装修一新,缴纳30万元保证金后,开门迎客。“单设计费就6万元,当时的装修在长沙的餐厅中绝对是一流的。我的两百多万全部投入了。”
    2005年12月18日,餐厅开业。
    但是几个月后的6月8日,中源公司发来通知函:你长期拖欠租金,数额巨大,已构成严重违约,决定解除租赁合同,要求3日内清场交房。
    时值德国足球世界杯开赛前一天,餐厅正与湖南省足协、湖南公共频道等单位商定联合举办“万千球迷”活动。“第二天夜里,空调突然被停,活动失败而终,球迷怨声载道,几万元广告费做了反广告!”傅中意说。
    傅中意也抱怨“房东”说空调效果极其糟糕:开业后的前三天,那是冬天,餐厅却奇热闷燥,餐厅新购盆景全部变黄落叶,餐厅后来发现物业公司用塑料布堵住出风口,热气只进不出,伪造良好空调效果。此外,安装在楼梯口的抽风机把大量废气送入餐厅,顾客一到餐厅就头晕。而且空调每天开放时间为9点到晚上11点,使餐厅失去夜市食客。对于空调效果不佳的状况,中源公司并不否认。
    为什么双方突然交恶?2006年6月12日,中源公司董事长刘健向长沙市芙蓉区法院提起诉讼:金珑湾中西餐厅持续拖欠房租,要求法院判令解除合同。
    傅中意坚持不撤,停电后他甚至有段时间动员员工点蜡烛上班坚持开业。
    那么,欠钱没有?双方有争议若干,包括争抢收据等,事情的纷繁复杂远非常人所能想象,甚至双方都曾对各自的支持者发誓坚持己见。刘健说:“欠不欠钱有证据”,傅中意说:“我夹着尾巴做人都还来不及,投入也不少,何必要欠着点钱?何况不是还有我的保证金吗?” 可以参考的是法院认定:至6月1日,已经支付的租金合计近50万元。
    僵局已成:中源公司给金珑湾停水停电,而傅中意则坚决不撤,也不给租金。每一天,双方都在造成大量损失,仅租金每个月就是十万,而傅中意的两百多万投入也打水漂。
    在长沙核心地带,这样一个小矛盾迟迟无法解决并愈演愈烈,委实让人奇怪,由于两年内金珑湾前面两个投资者都离去,傅中意难题再次出现,甚至让一些人对长沙投资环境表示怀疑。
  在此期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和长沙市委书记陈润儿均对此事做出批示,市委也进行督办调查,均无案件。
    案件审理异常曲折,直到一年半后的2008年1月7日,长沙市中院才对此案做出判决:租赁合同有效,金珑湾餐厅支付租金86607元给中源公司,中源公司应在租金欠款支付后60日内,为金珑湾安装独立空调主机并满足其在使用时间上的合理要求,如逾期为履行,金珑湾可以自行安装,由此产生的费用,由中源公司承担。

有关长沙警察的疑问

    这个判决显然并未解决问题。
    收到判决后,尽管还是认为自己并不欠租金,傅中意也履行了判决,芙蓉区法院执行局向本刊记者证实,傅按时缴纳了这八万多元执行款。
    但是,2月3日,大年二十七,清晨。一大帮人进了金珑湾中西餐厅,将所有物品搬走,3月15日,本刊记者在现场看到,餐厅内的所有装饰已经拆除,里面一片准备施工情景,外部的“金珑湾”标牌也已经拆毁。
    刘健事后证实:这些人是他派去的。
   “餐厅内的物品是我的,他们说搬就搬,这和抢劫有什么区别?”傅中意说,“抛开纠纷不谈,正如你觉得某一个人欠你的钱,你就可以冲进他家里搬走他所有东西吗?”
    保安周志勇事后写书面材料说:那些人进来后把他们控制在一个包厢里,不准打电话,不准离开,直到东西搬完。最后那些人甚至还给了他们一个红包。
    2月3日当天傅中意报警,控告刘健等人,要求警方对此“抢劫案”调查处理。
    3月1日,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发出通知:“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3月7日和11日,芙蓉分局做出复议决定,仍认为没有犯罪事实。
    中源公司事后提供的一份《情况说明》说,该公司实际上是“对中西餐厅室内物品进行清点,将其财产移至仓库存放。早上8点,我公司向当地政府和派出所提出书面清场报告后,在8点30分开始清点……下午4时清场搬运工作基本完毕,将场地收回,自行管理。”
    中源公司的逻辑是:一年半的官司并没有将傅中意合同解除让他离开,法院的判决甚至还要求其为金珑湾安装空调,那就自己动手清场。显然,这一行为甩开了法律秩序,给对方留下了“直接违反了法律”的口实。但是,每天不断造成的巨大租金损失,也让中源公司处境异常尴尬。如何摆脱双输局面,是双方都想却似乎有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无论两个企业有什么纠纷,都应该让法院来最终处理,如果都这样不顾法院生效判决,自己动手,社会就回归到原始社会丛林法则,比谁的拳头大了。”一位相关法官说。傅中意则认为:邵阳扛尸案的违法者没有受到应有惩罚,鼓起了长沙后来者的勇气。
    那么,中源宣称向警方书面汇报,是否得到警方许可才行动呢?
    芙蓉分局政治部主任孙慧彬对记者说:警方不可能对这样的汇报做出什么答复,大多是作为维稳信息掌握。
    当时警方接到中源公司的书面汇报后是如何回复的呢?3月19日,本刊记者正式向长沙市公安局要求解答这一疑问,该局相关负责人向本刊记者表示:市局非常重视此事,但由于事件复杂,目前正会同下属几个部门分析此案相关事宜。至4月2日记者发稿时,该局仍未对此有明确态度。
    站在金珑湾中西餐厅已经敲掉标牌的大门前,傅中意说:“我想起了4年多前,成千上万的人也是在警察的面前,砸了他的家门,踏毁了苦心经营半辈子的家和公司。4年多后,我拿着一个判决,又是一帮人,请示过警察,砸了门,闯了进来,搬走了一切。”
    金珑湾的投资,是傅中意最后的本钱。(完)

 

  评论这张
 
阅读(328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