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讲述一个真实的中国】

 
 
 

日志

 
 

[独家]湖南岳阳 “阴阳判决书”调查  

2007-10-11 15:58:51|  分类: 我的新闻调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黄志杰  湖南报道

【文章导读】岳阳楼区法院发出了两份案号相同、结果却完全相反的一审判决书,这一牵涉3条人命责任的阴阳判决书如此草率,在国内极其罕见,令人惊叹。

【内文导读】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责任只在一方,楼区法院一审判决:不予采信此认定书,这份罕见地否定交警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法院判决,虽非法官本意,却在客观上给车主、司机开启了一道救济之门。

【小标题】缘起故事——闹市区的3死3伤及交警一纸认定
2006年, 5月2日,晴。
洞庭湖畔的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大道中南大市场前宽敞的十字路口,红绿灯闪烁。
一辆三菱吉普警车,由西往东;
一辆尼桑小轿车,由北往南。
两车猛然相撞,“大块头”三菱吉普飞了上去,在空中连翻三个滚,狠狠地砸了下来。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于丽,抱着小孩从车中被抛滚出去。
庆幸的是,她落地后居然安然无恙,然后,转了一圈后,惨景扑入她的眼帘:车腹下躺着已经昏倒的丈夫胡保义,鲜血正从他的鼻子、眼睛里流了出来。
于丽失去了丈夫,随后确认,谢后珍(司机)和另一乘员粟忠身亡。一场3死3伤的悲剧酿成了。他们都是巴陵石化相关公司的员工,三个妻子失去了丈夫。
“身材”小得多的尼桑车却度过劫难。车上只有司机李晓洪一人,没有受伤。

(翻拍的现场图片)
随后的5月19日,岳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122事故处理大队作出了一份《交通事故认定书》三菱吉普车左后侧与尼桑车右前角相撞,事故原因是三菱吉普车司机谢后珍无视交通法规,未按交通信号通行。尼桑车司机李晓洪没有交通违法行为和过错。
《交通事故认定书》确定:谢后珍负此次事故全部责任,李晓洪没有责任。
但是,谢后珍已经当场死亡。如何善后?
死者家属首先对认定书提出质疑。家属认为:第一,三菱吉普左后侧怎样才能和尼桑车右前角相撞?第二,事后尼桑车司机李晓洪接受交警调查时说当时他的车时速30公里/小时,如何把体积和重量都超过它的大块头三菱吉普撞得翻滚起来?
事后调查显示,李晓洪是岳阳市郊区地带的岳阳县康王乡信用社主任。
在死者家属于丽等人看来,李晓洪能够借助认定书全身而退,“显然有保护伞”。
但作为另一方的李晓洪,则觉得自己更冤枉:尽管被认定没有责任,他还是掏出了6万元用于善后。我也是受害者!无缘无故飞来横祸,修车费和这笔6万元,都不是小数目。“要说关系,对方敢漆上公安标志,挂上警灯和警牌,他们的关系是不是更厉害一些?”李晓洪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小标题】警车“背景”调查
事件由此深入到双方车辆的背景。
本刊记者调查得知,除了车身“公安”标志和警灯警牌外,三菱吉普还拥有一套完整警车信息资料。
车牌查询信息显示,这辆“湘F.0213警”的三菱吉普车主是“岳阳市公安局北区分局道仁矶派出所”。
行驶证上车主是“岳阳市公安局云溪分局道仁矶派出所”,发证日期1996年8月。其携带“特种车辆警报器和标志灯具使用证”,有效期是1996年至2001年。
不过,警方认为这辆三菱吉普是假警车。因为在2005年9月13日,道仁矶派出所就征得分局同意将车出售给巴陵石化公司设计院职工卢训华,价格为26000元。
问题在于,这辆三菱吉普转让后,根本没有办理过户登记,依旧以全部警车标志招摇过市。本刊记者获知,事发之前的2005年11月14日,该分局在京珠高速公路上查出这辆车的问题,并扣押,卢训华报告称买车时派出所并没有把警牌和警灯等取下来。在“得到卢训华立即改正、下不为例的书面承诺后”,分局放行了这辆车。
为什么出售之后没有过户?云溪分局辩解说:《警车管理规定》第18条虽有“警车改变用途,应当办理变更手续”的规定,但分局认为该规定所称“办理变更手续”并不包括转移手续,按照当时规定,“车辆过户并不是警方的必然义务。”
针对李晓洪的背景,本刊记者也来到了他所在的岳阳市康王信用社。康王是岳阳市郊区一个普通乡镇,康王信用社就在几片农田旁边,是一栋破旧的老楼简单改装一下的产物,街道上零星低楼表明:这并非一个富裕的乡镇。

【小标题】《交通事故认定书》——车祸双方终极命运
正如所有的车祸事故一样,善后问题是争执的症结所在,而认定书成为第一个焦点。
于丽等死者家属首先申请重新认定。但没有被接受。
因为,在2004年《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之后,交通事故认定书成为“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一种“专业鉴定结论”。在实际操作中,由于不再是一种“行政行为”,因此,不能像之前一样——如果不服交警认定,可以申请重新认定,或者进行行政复议,甚至进行行政诉讼。
为此,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委员会曾专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函,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为此于2005年1月5日回函明确说:“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案件的证据使用。因此,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如果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认定书牵连的民事赔偿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也就是说,按照新法思路,如果交通事故认定书有错误之处,主要由法院在审理车祸案件时以“不予采信”的方式来进行纠正。在实践中,如果当事人对认定书不服,这几乎是唯一的救济途径。
然而,由于事故认定书的专业性,以及交警作为行政权力的权威性,法院在审判实践中几乎都会尊重交警做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并根据它来进行责任划分。于是,交警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由此在事实上成为真正意义的终级裁定。
在这个案件之前,否定交警认定的法院判决少之又少。
由于发生在市区,并导致3死3伤,以及当事各方的“特殊身份”,该案在岳阳引起极大关注。岳阳市主要领导对此案善后也作出批示。如何判断岳阳这份交通事故认定书,将考验合议庭法官的司法智慧。

【小标题】截然相反的一审“阴阳判决”

(阴阳判决书原件)

2006年6月8日,案件在岳阳市岳阳楼区法院进入一审程序。被列为被告的,有尼桑车司机李晓洪、李所在的信用社、保险公司、“假警车”车主卢训华、三菱吉普登记车主岳阳市公安局云溪分局。
2007年1月30日。岳阳楼区法院发出一审判决书,判决认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原文如此——编辑注)在程序和实体上均符合法律规定,是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书,对其确认的事故责任本院予以采信。”判决认定已经身亡的三菱吉普车负全部责任,由其遗产中对原告进行赔偿。”
判决同时认为:“李晓洪不负责任,出于人道主义和建设和谐社会的目标,李晓洪支付给原告方的6万元应当视为社会救助款,不应予以返还。”
一审也判决云溪分局一直未督促卢训华办理过户手续,负担10%赔偿责任;判决卢训华违规使用警用车牌和器具,负担20%赔偿责任;判决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之内负赔偿责任;判决首要责任者谢后珍承担40%赔偿责任。
也就是说,这一份判决书尊重了交警事故认定书,尼桑车司机李晓洪不用负担任何责任。这承袭了以往法院尊重交警认定的思路。

但是,蹊跷的是:在近3个月后的4月19日,李晓洪又接到一份一审判决书。案号与前一份判决书一样,都是(2006)楼民初字第653号。
其结果与之前截然相反:法院认为:“122大队作出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在确认各方责任的事实上存在瑕疵,即交警部门在没有现场电子监控的情况下仅凭本案被告李晓洪的个人陈述和没有综合力学原理考虑的情况下定责,且被告李晓洪在交警部门的问话笔录中也承认其处理措施不当,故122大队作出的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不足以采信。”
根据这一判决,李晓洪必须对事故负次要责任,按照35%划分,必须赔偿原告等人共计108862元。此外,云溪分局责任改为15%。
也就是说,这份判决推翻了交警的事故认定。与第一份判决书相反。这是目前湖南省所公布的案件中,第一个法院推翻《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判决。在客观上,这种否定《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判决,正是对2004年《道路交通安全法》施行以来《交通事故认定书》成为一种车祸事故终局裁定的现状的平衡,给车主、司机开启了一道针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书的救济之门。

【小标题】极其不严肃的判决书
为什么发出两份案号相同、结果相反的一审判决书?

(阴阳判决书原件)
上诉,还是不上诉,被告李晓洪非常矛盾。李晓洪说,他并没有接到裁定说此前的判决书无效。如今的问题是,拿哪一份判决书去上诉?尊重哪一份判决书?“这事有完没完?是不是过两天又给我来一个判决书?”
尤其重要的是,如果按照第二份判决书,他将对3名死者的死亡承当责任。这很可能会带来刑事责任问题。
即便原告方,也对第二份判决不满,并提出上诉,被告岳阳市公安局云溪分局和保险公司也分别提起了上诉。

本刊记者仔细查阅了两份判决书。抛开结果截然相反和重复发出判决这一重大问题来看,第二次发出的判决书也极其不严肃。
仅仅在文字上就出现诸多低级错误。比如将被告李晓洪写成了“李晓红”;比如出现“三死者均为‘5.2’”这样不通的语句;比如第一次判决书称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提出免赔率为5%,而第二份判决则说太平洋公司提出免赔率为15%,并予采信。
尤其在最为核心的《交通事故认定书》问题上,两次判决书将122大队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称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这是一个重大的混淆。
了解法律界动态的人清楚:新《道路交通安全法》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的“责任”去掉,改为“交通事故认定书”,就是在对认定书的性质进行了重新判断,将其定为一种证据。与之相关联的是,新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在实践中失去了原有《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重新申请鉴定、申请行政复议、提出行政诉讼的救济渠道,而监督认定书的权力集中到法院审判过程中来,意义重大。与这个立法改变关系最紧密的就是法官,尤其是审理车祸相关案件的法官,它不仅意味着权力的增加,也意味着更大的责任。
这种混淆表明,合议庭法官的思维依旧停留在2004年施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之前。
“在违反程序发了两份一审判决书的情况下,依然在第二次如此随意,怎么说呢,很尴尬。”由于案件过于罕见,在本刊记者调查期间,当地法律界人士多不愿对此过多评价,一些人则直接说这种判决有损法律界初步建立起来的权威。

【小标题】案件即将再审
在此之前,国内一些地区也出现个别“阴阳判决书”,但多为分别发给原被告的两份出现矛盾,而且原因主要集中在粗心大意上,如同本案一样给原被告都发两份判决书而且前后截然相反的情况,尚未见公开报道。
岳阳楼区法院主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李赤青向本刊记者介绍说,目前法院实行审判长负责制,这个案件并没有进入审判委员会讨论,因此院领导事前并不知晓。4月份第二份判决发出后,院方很快根据当事人反映察觉了问题所在。
该院曾为此进行专门调查。当时承办法官的解释是,第一次判决书发出后,原告非常不满,反应激烈,法官也觉得判决确有不妥之处,于是收回来重新制作一份判决书。但是,被告手上的判决书由于一些具体工作人员的疏忽而没有收回。
原告于丽向本刊记者介绍说,在楼区法院的工作下,她已经于9月17日撤回上诉。9月25日记者发稿时,楼区法院负责人向本刊记者介绍说,保险公司的撤回上诉手续正在办理中,该案将在各上诉方撤回上诉后进行再审。
此时,距离“阴阳判决书”的第一份判决书发出日将近8个月,距离第二份判决书发出5个月。距离该案发生并进入一审程序一年多。(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4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