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志杰□ 给未来的一封信

【讲述一个真实的中国】

 
 
 

日志

 
 

邵阳凶猛和击鼓鸣冤(多图)  

2007-09-27 11:1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43 2007-9-27
昨日去了一趟邵阳。邵阳自南宋起就以宝庆府闻名,据称,她甚至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湘中这块地方,赫赫有名。
不过,近来,邵阳给外人的印象,除了民风彪悍不断传出黑社会被打击的消息,大抵就是邵东在外经商者的势力强大和扑之不灭的盗版碟黄碟生产线。这两点都可以有不同解读:民风彪悍可以说野蛮,也可以说成豪爽;盗版扑之不灭可以说不守法,也可以说成善于寻找商机。
说说实际经历。切实的东西更值得相信。我来湖南三年多,去那里倒不多,仔细盘点起来,是3次:
第一次是邵阳某家一家5口在某个清晨被灭门,包括小孩。当时我从长沙扑过去,看到的第一个场景,是血从5楼楼梯一直流了下来。案件的后来的侦破我没有参与报道,警方公开的信息说:某几个小年轻上网到凌晨,“商量找点钱耍耍”,于是顺手挑了这家,灭门。故事冷血得令人不寒而栗。

第二次是邵阳一度嚣张的黑社会团伙“小红宝”覆灭,我赶赴审判现场。当时,法院严格限制旁听,老百姓根本进不去,连我这个省报记者,也是靠连蒙带诈才勉强混进现场。审判场景非常壮观,六十多个穿看守所黄马褂的“黑社会分子”从后门鱼贯而入,在会场站成气势恢弘的一列长队,相比之下,审判台上的几个法官势单力薄。
最搞笑的情况就发生在我面前:我当时站在审判台左侧面对这一溜被告观察其神情,站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法警,始终端一把微型冲锋枪,一动不动,那汗一滴一滴,流了下来,但他不敢擦,坚持着,从他表情来看,我确信他正在过着度秒如年的日子,甚至,比在台下被判死刑的小红宝们更加难受。突然,他两腿一软,瘫了下去,站在边门上的两个法警连忙冲了上去拖住他,试图将他撑起来站着出去交岗,但是,他确实扶也扶不起来了,腿像棉花糖似的,于是,他被两个法警拖了出去。确定,是拖,不是扶。
到底是谁在审判谁?估计,这场规模浩大准备良久的公判大会,最痛苦的人不是在下面被判死刑的被告,而是这个法警。
国内目前只要有重要的审判,法院要不干脆不公布时间地点,要么被逼公布也选择一个最小法庭,然后说无法旁听,实在不得不选择一个大法庭以壮声势,也提前就安排各单位的人来旁听,然后向真正想旁听的老百姓们严肃地说:同志们,旁听证发完了。前不久常德审判桥南大火民事纠纷案,居然连原告也被勒令禁止进入法庭。
现在想起来,大概是领导担心出丑的缘故。这些伎俩,基本就是没有自信心的表现。
后来,我在长沙一次公捕公判大会上也碰到类似法警瘫倒的场景。由于训练强度的缘故,法警体力不如武警,大概由此不需要证明了。至于一些我所了解的法警,则基本上是酒桌上泡出来的,更不用提了。后来,省高院组织了一次法警大比武,估计省院领导也是对此痛心疾首了。现在应该是会好一些了罢。法院如今承担越来越多的社会责任,法官法警在头越昂越高红包越拿越多的同时,大概也应该多看看法律法规,多锻炼锻炼身体。
前日我写了岳阳某法院的故事,其法官居然一审发出两份完全相反的判决书,出现国内最为恐怖的“阴阳判决”,法官技术含量之低,已经到了不择手段毫无底线的地步,大概可以和这位法警兄弟在审判黑社会团伙大会上瘫倒在地的尴尬相提并论了。即便法律人中宽宏如我,也实在耻与此种水准之人同列法律职业共同体之中。

第三次去邵阳,则是因为邵东出现一起抢劫案,劫匪抢劫后在大街上连撞了5辆车扬长而去,气焰之嚣张,堪比好莱坞大片。我数小时后从长沙赶到现场,当地百姓仍为之色变。

三次去邵阳,都感到远比其他地市凶猛的细节汹涌而来。
后来,我又有几次接触到邵阳相关信息,一次是我到定王台调查长沙黄碟的来龙去脉,却被悄悄告之:主要来自邵阳。其原因,居然是在比较了几个地方的盗版之后,零售终端的老板们发现还是邵阳的地下生产线盗版得有水准,更不显粗糙,“盗亦有道”。我一笑之,没有继续调查。还有一次是邵阳某重要县,居然设立地方保护标准,禁止外地商家进入当地非常重要的物流业,甚至打砸抢,使得我遇到的这个外地老板损失重大。后经了解,当地物流公司快运公司都被一家公司垄断,而这家公司以黑社会背景著名。

这次去邵阳。是听说邵阳市政府新修了一个大门。在论坛“猫眼看人”上的一个帖子介绍说:“政府后门挖掉原来的大门,重新安上了带了很多铜钉的朱门,两边还有一对威武的石狮子。邵阳市委书记盛茂林傍晚时分喜欢到宝庆府前的河边散步,突发奇想:要复古干脆就来过彻底的,第二天找旅游局局长肖化虎一商量,最后决定,请博物馆的专家负责设计服装道具,将驻守政府后门的武警化妆成古代宝庆府衙役,并在衙门前置一面大鼓,居民有任何麻烦事24小时都可以来击鼓,政府办和信访局都安排专人负责“升堂”。当时,每天都是鼓声不断,政府办发现除非夫妻邻里吵架外,还有很多是多年的陈年积案,涉及公检法司法不公的很多,信访局都只能转过去,但转来转去,人家就是不干。后来击鼓的都是几个天天来老信访专业户,双方都没有了耐心,不到一个月,晚上就没有值班的“衙役”了,没几天就让人把鼓偷走了,从此以后再也听不到鼓声,哈哈,击鼓升堂闹剧收场。”

这实在是一个好新闻。击鼓鸣冤作为中国古代政治和司法的重要程序,已经深深融入中国人的思维血液之中,建国之后这个传统断裂,如今恢复,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在信访洪峰的今日,其间的故事曲折,堪称以小观大的“小时政”的好题材。我甚至为邵阳作出这种理想主义的贡献而感到高兴。
在看到那个城门图片后,我兴冲冲地赶过去了。可惜到了以后才发现,这原来是邵阳重修古城墙到这个地方结尾,于是将这个市政府老大门改成如今这个样子,以彰显邵阳历史之厚重,但是周围群众说:这个门从来就没有开过,周围根本就没有鼓。门前看倒也没有放鼓的位置,而且门下居然还有建筑垃圾,看来,这个门确实没有开过。而市政府则在另一个方向另辟一个大门,门的右边就是信访接待室。


很显然,所谓击鼓鸣冤在邵阳恢复,实在是个假新闻,或许是某个学生或者某个对邵阳当局心怀怨恨的小公务员一时兴起,想搞笑一下市政府。(不过,这个市政府建得很低调,楼房很普通,在到处兴建楼堂馆所的今天,有些难得。)


于是我又急急地回来了。
一路上经过市区。印象有4点:
灰蒙蒙,到处是灰尘,河水乌黑,说明污染严重;
建筑和各小门面破旧而脏,说明市民不珍惜文明之古风;
随处是带着钎锹坐在路边眼神期盼地等雇主的临时工,一则说明当地用工企业少,二则说明当地人至少还是勤奋向上的;


总的印象:邵阳是湖南一个凹陷地,如果把她长沙,进而广州上海相比,就感觉到:这里基本上是80年代的中国。

回头说击鼓鸣冤。
击鼓鸣冤据说源自汉朝。故事大概是说:
一民间女子苏小娥受了皇帝侄子的欺负,想投诉,但禁宫戒备森严,恐进不了反惹出大。一日,小娥和妹妹各持一小鼓、一小锣,敲打过街来到金殿门前,突然猛击锣鼓,连声高喊“冤枉!”,锣鼓频传,惊动了刘邦,他下令拿当事上殿是问。小娥说:“万岁,小娥若不击锣鼓,咋能面君,我的冤情又咋能伸呢?”接着便把皇侄劣迹、随从恶行一一呈述。继而又恳切地说:“万岁你切莫屈杀英雄,小女冤枉事小,朝廷声誉事大啊!”刘邦听毕,觉得言之有理,亲审此案,纠正错判。苏小娥击鼓鸣冤这一举动,倒给刘邦一个启示,为便百姓告状,他特下圣旨,命各级官署大门必须各置一鼓一钟,并规定钟鼓一响,官必上堂,藉以显示便民、德政。就这样,击鼓鸣冤之制,一直流传了两千余年,直至清末。

击鼓鸣冤最重要的一点,是“钟鼓一响,官必上堂”。实际上,这就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诉讼程序,而这个程序将官至于一种被动的地位,将老百姓至于主动地位,甚至使老百姓有了当家作主的些许感觉。
实际上,即便在今日来自西方的法律体系种,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有诉必接。老百姓到法院起诉,法院必须立案。不过,在中国,这个已经规定明确的原则也是打了折扣的,许多案件法院就不立,比如以前的拆迁案件,以及行政诉讼中的许多种类。在某种程度上说,相比今日老百姓的诉讼权利,古代社会“钟鼓一响,官必上堂”的制度实在是伟大的德政。
不过,我奇怪的问题是:如何保证“钟鼓一响,官必上堂”?如果官不在呢?官出差呢?如果官不理睬呢?
这个制度在今天是决然无法实施的,因为一旦设立这一制度,以今日社会矛盾之激烈程度,必然天天鼓被敲,迅速被敲破,而且谁来接诉?信访办?还是法院?还是市长?那么书记呢?
事实上,今日的信访,就是古代击鼓鸣冤的承继。两者的本质功能是一致的:让高层领导避开官官相护的官僚机构,了解民情。
而击鼓鸣冤在今天也有其他的表现形式:拦车鸣冤,到天安门××,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领导注意。唯一的不同是,今天的制度,已经无法勒令“钟鼓一响,官必上堂”,信访制度中,主动和被动的关系已经颠倒过来。官员已经没有了“鼓”这个程序性的东西约束他必须接待和听取投诉者的意见。
所谓民主,实际上不是多大的口号,它实际上是一种制度,甚至是如“钟鼓一响,官必上堂”这样的程序性技术细节。

  评论这张
 
阅读(9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